您好,欢迎您访问上海国际服装网!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021-66283326

当前位置: 首页 > 藝苑掇英 > 书籍 > 歌德对“哥特式建筑”的前后观感
歌德对“哥特式建筑”的前后观感
时间:2020-03-17   浏览:513

歌德对“哥特式建筑”的前后观感

鲍桑葵说:“当我们不能升到伟大的高度时,我们对伟大的事物是会恨的。”(鲍桑葵:《美学三讲》,人民文学出版社1956年版,第47-48页)但当我们将对象全部吃进去的时侯,我们就会欣赏这种美。就是说,领略艰奥的美不仅需要理智的努カ,更需要想象的努力。

鲍桑葵指出,大部分艰奥的美曾被认为是丑。他说,恐怕在亚历山大时代以前,对满脸皱纹的老年的美,在雕刻上还没有得到承认(从美术史的材料看,鲍桑葵的结论并不全面,艰奥的美早在史前社会就已经出现了)。

作为全书的结束,鲍桑葵转引了歌德在24岁写的《论德国建筑》中的几段话:

歌德原先对“哥特式”建筑的裝饰极端仇视,认为它“紊乱,不自然,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东拼西凑,堆砌”。然而后来,当他又一次看到这同一座教堂时,他“吃了一惊”,“那种心情真是我意想不到的。我的灵魂装满了一个伟大而完整的印象,而且由于这个印象是由千百个和谐的细节组成的,我能够享受和欣赏,但无法理解和解释”,“当那些复杂的部分溶为完整的块,简单而又伟大地耸立在我的灵魂前面,使我们的心灵能力欣然升起来”!它是“多么的破碎,然而又多么的永恒”!歌德称对象有一种“巨人似的精神”。

歌德料想人们会指责他在“只看见力量和粗野的地方看见美”,他对此说道:“不要让现代的美的贩子的软弱学说弄得你太柔软了,以致于不能欣赏有意义的粗野”,那样,你“除掉无意义的流畅之外,什么都忍受不了”。

鲍桑葵在两种美之间还加进了一个概念一一“胜利的美”即质量极高而又人所共赏的美。

--刘骁纯著《从动物快感到人的美感》第13页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6.10

歌德对“哥特式建筑”的前后观感

鲍桑葵说:“当我们不能升到伟大的高度时,我们对伟大的事物是会恨的。”(鲍桑葵:《美学三讲》,人民文学出版社1956年版,第47-48页)但当我们将对象全部吃进去的时侯,我们就会欣赏这种美。就是说,领略艰奥的美不仅需要理智的努カ,更需要想象的努力。

鲍桑葵指出,大部分艰奥的美曾被认为是丑。他说,恐怕在亚历山大时代以前,对满脸皱纹的老年的美,在雕刻上还没有得到承认(从美术史的材料看,鲍桑葵的结论并不全面,艰奥的美早在史前社会就已经出现了)。

作为全书的结束,鲍桑葵转引了歌德在24岁写的《论德国建筑》中的几段话:

歌德原先对“哥特式”建筑的裝饰极端仇视,认为它“紊乱,不自然,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东拼西凑,堆砌”。然而后来,当他又一次看到这同一座教堂时,他“吃了一惊”,“那种心情真是我意想不到的。我的灵魂装满了一个伟大而完整的印象,而且由于这个印象是由千百个和谐的细节组成的,我能够享受和欣赏,但无法理解和解释”,“当那些复杂的部分溶为完整的块,简单而又伟大地耸立在我的灵魂前面,使我们的心灵能力欣然升起来”!它是“多么的破碎,然而又多么的永恒”!歌德称对象有一种“巨人似的精神”。

歌德料想人们会指责他在“只看见力量和粗野的地方看见美”,他对此说道:“不要让现代的美的贩子的软弱学说弄得你太柔软了,以致于不能欣赏有意义的粗野”,那样,你“除掉无意义的流畅之外,什么都忍受不了”。

鲍桑葵在两种美之间还加进了一个概念一一“胜利的美”即质量极高而又人所共赏的美。

--刘骁纯著《从动物快感到人的美感》第13页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