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上海国际服装网!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021-66283326

当前位置: 首页 > 流行风 > 全中国最雅痞的老爷子
全中国最雅痞的老爷子
时间:2020-03-17   浏览:515
全中国最雅痞的老爷子,55岁成为保时捷首席设计师,16岁时却在香港船厂搬砖
 EEUD
来源:都是坑 | doushikeng01
下面这位外形雅痞、风度翩翩的老爷子,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华人汽车设计师,但是国内却没几个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从宝马3系到保时捷911,诸多如雷贯耳的梦幻车型,都出自他的手笔,他的名字叫——赖平。
16岁时,初中毕业的他在香港太谷船厂做学徒,55岁那年,他却成为了保时捷的首席设计师。他是让德国人也自愧不如的工作狂,骨子里却浪漫得不可救药。
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赖平大师的传奇人生吧。
1951年,赖平出生于香港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太古船厂的工人,母亲是小学老师,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全家住在船厂的员工宿舍。
然而,赖平并没有拿出大哥的榜样。他从小就调皮叛逆,喜欢与父亲对着干——没少挨揍,父子关系闹得很僵。
这样一个熊孩子,成绩自然也不会好,除了英语不错,其他科目都是全班倒数——取英文名字的时候,他给自己叫Pinky Lai(粉红赖?),因为平时妈妈和小伙伴们喊他“平仔”。生日是3月20号,双鱼座
初中时,赖平就早恋了,女朋友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国外留学,让赖平极其受伤。
“和女朋友在学校出双入对,放学后去维园拍拖。跟所有初恋一样,我以为可以幸福到老,怎知她有机会去欧洲发展,就飞了我,我伤心欲绝,久未能复原!”
小编觉得,失恋这种事情,还是越早经历越好。
既然考上大学无望,赖平初中毕业后,父亲便托关系把他弄进了船厂,跟着老师傅做学徒工。因为要接触木材和金属,参与绘图、上色等工序,这成为他日后设计生涯的基础:“那两年对我很重要,什么都碰过,之后要处理不同材料,也不觉陌生。”
虽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过赖平并不安分,他初中时就爱上了摇滚乐——披头士、沙滩男孩、滚石,完成了他的青春期启蒙。
当时只有昂贵的黑胶唱片,不过母亲很疼爱他,照样给他买。几十年后,赖平回忆说,自己是香港第一代嬉皮士——留长发,穿轧染T恤,听摇滚,还是香港最早那一批滑板少年...反正小编觉得很酷!
可想而知,赖平很快就无法忍受船厂压抑、僵化的氛围,果断辞职,为此与家里的关系也彻底闹翻了。
无业青年赖平流浪了一段时间(其实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花完积蓄后,他只能乖乖地找工作——纺织厂工人、电话公司制图员等等,无论如果都与“保时捷首席设计师”联系不到一起,而且,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久。
养的猫越多越文艺!
后来,日子也慢慢变好。赖平虽然没学历,不过他属于“酷孩子”,找到了圈子——几个气味相投的港大建筑系学生,他们合伙在南丫岛租了房子,为了逍遥自在,宁可每天要坐船去上班(学)。
赖平也在一家欧式家具店找到了新工作,虽然只是实习生——他爱上了欧式家具,对家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靠看说明书自学,还帮客户画一些方案图。
不过好景不长,没过两年,他的室友们即将毕业,穿上西服皮鞋,进了大公司上班,各种有为青年的样子。
对比之下,赖平深受刺激,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他相信自己的才华——可惜这些年都浪费了,他决定出去闯一闯,而且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60年代的前卫家具
1972年,赖平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带上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孤身一人前往罗马。那个通讯落后的年代,他在意大利连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麽大胆无惧。我就是个直觉很强的人,我只在某些部分会很理性,但是之后就是情感决策了,我相信我的直觉。”
他的朋友帮他联系了罗马的高等工业技术学校校(ISIA),可以让他去读建筑系本科。毕竟香港本地的大学都需要严格的入学考试,而且赖平觉得,香港的风气太商业太市侩,不适合静下心来做设计。
之前在打工的家具店,他见到那些他迷恋的意大利家具都有”credito di architetto“,误以为想做家具设计要读建筑系(architure在英语中是”建筑“)。等到第一天上课,他才发现闹了个乌龙,原来意大利文“设计”和“建筑”是同一個字...自己实在是个门外汉!
于是,他转到了工业设计专业。那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外国人,幸好学校是英文授课...同时,他是班上年纪最大的(21岁读大一),也是最努力的,业余时间都在餐馆刷盘子赚生活费。
同时,他也被意大利人的自由散漫惊到了,甚至教授们也经常迟到和翘课...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加倍努力。
每到暑假,他就匆匆逃离不靠谱的意大利,跑去德国找实习,他考虑到德国是现代设计的发源地,而且工业水平极其发达。
最让单身狗小编佩服的是,他顺便还在交到了德国女朋友...1976年时两人结婚。小编想说,大师就是大师,什么也不耽误啊!
多年后,因为赖平过分沉迷工作,两人离婚
1978年,赖平花了6年时间,终于拿到了工业设计的学士学位,向朋友借了一辆快散架的老甲壳虫,穿过阿尔卑斯山脉,信心满满地前往德国找工作。
时候经济形势也不太好,赖平四处碰壁,始终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至于成为汽车设计师,也纯属巧合:“在杂志见福特招聘助理设计师,心想,汽车也是工业产品的一种,试试无妨吧——我根本不知道有汽车设计师这个专业。”
等到面试,赖平才发现,原来工业设计和汽车设计并不是一回事情,自然无望得到这份工作...
 
他灰溜溜地开车返回罗马,因为车子太破,路上甚至被警察拦下。
结果,警察叔叔看他失魂落魄又穷困潦倒的样子,不忍心开罚单,只是告诫他:“答应我,等你回去后,第一时间把这辆破车送去报废厂。”
没过几天,他却意外收到了福特寄来的一封信——里面有一张飞伦敦的机票,还有一份RCA的入学通知书(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原来,福特的面试官爱惜赖平的才华,竟然给他提供全额奖学金,让他去RCA读硕士深造,学成后再回福特做汽车设计师。
面对如此优厚的Offer,赖平的内心却是崩溃的——他已经快30岁,又是已婚男士,一心只想工作挣钱养家。不过,他也意识到,想在设计界有所作为的话,现在的学历依然是不够,而RCA是世界TOP5的设计名校,只招研究生,培养的是真正的设计精英。
赖平去了伦敦,“拼了老命”(原话)苦读两年,终于拿下了RCA的交通工具设计专业硕士,甚至凭借优秀的成绩,赢得了约翰·奥吉尔纪念奖学金。
当年的香港小学学渣,此刻成了世界顶级名校的学霸。他学习有多刻苦?因长时间用笔,他的手都肿了起来。但是论绘图实力,他拥有了与任何人相比的自信。
1980年,赖平终于回到德国,进入福特,成了一名职业汽车设计师。
在福特干了3年,由于表现出色,宝马把他挖了过去,给他的头衔是“高级设计师”,还交给他一支小团队。
在福特期间,赖平主导设计了“嘉年华”
也是是国产嘉年华的太爷爷
来到BMW,赖平设计的第一个方案就击败了其他团队,他也成功当选新一代宝马3系的主设计师。
作为一个新员工,又是中国人,赖平因为锋芒太盛,甚至遭到同事排挤:“我的第一个Project就是3系列的设计变革,我是第一个抛弃金属保险杆设计、改成软鼻子的人。”
“我赢了比赛,设计总监就在所有人面前说:我可以做先进设计,其他人就是遵循传统。当下我就无法交到任何朋友了,但我不在乎。我们是从来不讨论设计的,总是单兵作战。”
赖平设计的第三代宝马3系(现在市面上的是第六代)
 
宝马性能车的精神图腾——M30 Evolution(E30 Coupe),也是赖平大师的作品!
1989年,他已经很出色的职业生涯再度飞跃——这次是保时捷来挖他,给他职位是研发设计部总监。因此,他自然要负责最重要的项目——新一代保时捷911。
当时恰逢保时捷的历史最低谷,911系列由于缺乏创新、销量低迷,公司财政困难,丰田和奔驰手捧重金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收购这家德国老牌贵族
无论在宝马还是保时捷,赖平都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深夜,我是办公室里那个最后关灯的人,第二天早晨六点,我又是第一个回到办公室开灯的,要么干脆在公司里过夜。”这点连以严谨守时著称的德国人也自叹不如
虽然年轻时的赖平挺嫌弃香港,不过他骨子里还是有当年的香港精神,对工作格外尊敬和珍惜。
当他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同事们甚至会停下闲聊,因为他之前说过:“公司给你优厚待遇,不是请你来讨论度假话题的”。好吧,毕竟他是设计部门的领导,又能以身作则,妈的谁敢不服啊?!
至于他自己,“基本上,我随时都在工作,找灵感,所以度假是我灵感最低落时,因为整天在海边没事做
他不仅工作拼命,还有中国人的集体精神。当年的保时捷高管会议上,赖平第一个提出管理层集体降薪,以求度过财务危机。在场的德国高管们顿时目瞪口呆...自然没能实施。
 
1996年,赖平主导设计的新一代保时捷911(996)上市,这是历代911中设计变革最大胆的一次,创造了新的销量纪录,让保时捷彻底摆脱被收购的命运,有人甚至称他为“保时捷的救星”。
后来,他又负责了第一代Boxster和Cayman两大新车型的设计工作,赢得一系列设计大奖(例如2001年德国设计大奖,以及2015年全亚设计终身成就奖),奠定了大师地位。
关于他的设计理念,想必大家都很好奇:“Less Is More。这说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我通常开始设计个几天,就会停下来回头审视,看哪里可以删减,开始一样一样Stripping。我是在BMW时找到我的设计方向,我发现自己特别被某些车的形状所吸引,通常是简单、纯淨、有雕塑感,又充满力量。”
 
珍贵的设计手稿,注意左下的中国印
不过,赖平大师也不只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其实,他同样浪漫到不可救药。同时具备这两个品质,大概是成为设计大师的必备条件吧....
“我喜欢看午夜场的科幻电影。看完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这时候,我关掉车灯,享受在黑暗中驰骋的感觉,唯有夜空中的闪闪星光相伴,我会想象自己在穿越宇宙。”
这招很适合撩妹啊!!
慢着!晚上不开车灯好像违反交规啊大师!
另外,你可能想说,赖平大师不要光顾着帮老外造车啊!好歹为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做点贡献啊!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他已经努力了好多年。
2005年,赖平登上保时捷首席设计师的宝座(全球客户与专案设计首席设计总监),负责重大海外项目。他在第一时间来到内地,并且与诸多国内车厂开展合作计划。
但是,国内车厂的理念和体制却让他深感无奈:“我在中国做了不少计划,都是大汽车公司,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浪费很多钱,没有Leadership,特别是设计。”
“他们错失了整个世代,且尚未了解到文化是无法用钱买的,必须培养、教育,走过整个过程,才能达到西方那样的境地。就像语言一样,设计也是,无法花钱达成,必须把对的领导力放在对的位置,会是一种文化运动。”
 
还是马拉松爱好者
2013年,他从效力24年的保时捷退休,然而工作狂本性难改,而且依然心系民族汽车产业:“本以为不工作就没压力,终于可以享受人生,怎知退休几个月,我就体重上升,睡眠不佳,浑身不自在,活像一棵菜:没有功用,卧在地上等死!于是我回到中国,在两岸三地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鼓励我重投工作。”
65岁的赖平大师,依然是健身房的常客
感受一下人家的生活态度...
他为上汽集团担任顾问,还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他说自己在憋大招:“我的新车项目,它会具备挑战所有顶级车型的实力,而且,它是一辆中国车。我会用它来证明,中国设计绝非二线设计!”
前两年,功成名就的赖平大师接受采访,他给年轻人提了几点建议,土亢君在这里分享一下,希望与大家共勉。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工作,而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人生的全部。你也想一想能在什么领域里奉献多少热情。我是说从星期一直到星期日,如果说是为了生计,能坚持下去吗?”
“激情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必须热爱你做的工作。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又怎么样?当时我们经常会想,明天干脆带上睡袋来加班吧。想要干掉你们的同事或者竞争对手?拼命努力吧,只领先一步你就满意了么?你得领先两步。!”
每天花60秒,让自己变得更值钱。,55岁成为保时捷首席设计师,16岁时却在香港船厂搬砖...
下面这位外形雅痞、风度翩翩的老爷子,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华人汽车设计师,但是国内却没几个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从宝马3系到保时捷911,诸多如雷贯耳的梦幻车型,都出自他的手笔,他的名字叫——赖平。
16岁时,初中毕业的他在香港太谷船厂做学徒,55岁那年,他却成为了保时捷的首席设计师。他是让德国人也自愧不如的工作狂,骨子里却浪漫得不可救药。
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赖平大师的传奇人生吧。
1951年,赖平出生于香港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太古船厂的工人,母亲是小学老师,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全家住在船厂的员工宿舍。
然而,赖平并没有拿出大哥的榜样。他从小就调皮叛逆,喜欢与父亲对着干——没少挨揍,父子关系闹得很僵。
这样一个熊孩子,成绩自然也不会好,除了英语不错,其他科目都是全班倒数——取英文名字的时候,他给自己叫Pinky Lai(粉红赖?),因为平时妈妈和小伙伴们喊他“平仔”。
生日是3月20号,双鱼座
初中时,赖平就早恋了,女朋友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国外留学,让赖平极其受伤。
“和女朋友在学校出双入对,放学后去维园拍拖。跟所有初恋一样,我以为可以幸福到老,怎知她有机会去欧洲发展,就飞了我,我伤心欲绝,久未能复原!”
小编觉得,失恋这种事情,还是越早经历越好
既然考上大学无望,赖平初中毕业后,父亲便托关系把他弄进了船厂,跟着老师傅做学徒工。因为要接触木材和金属,参与绘图、上色等工序,这成为他日后设计生涯的基础:“那两年对我很重要,什么都碰过,之后要处理不同材料,也不觉陌生。”
虽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过赖平并不安分,他初中时就爱上了摇滚乐——披头士、沙滩男孩、滚石,完成了他的青春期启蒙。
当时只有昂贵的黑胶唱片,不过母亲很疼爱他,照样给他买。
几十年后,赖平回忆说,自己是香港第一代嬉皮士——留长发,穿轧染T恤,听摇滚,还是香港最早那一批滑板少年...反正小编觉得很酷!
可想而知,赖平很快就无法忍受船厂压抑、僵化的氛围,果断辞职,为此与家里的关系也彻底闹翻了。
无业青年赖平流浪了一段时间(其实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花完积蓄后,他只能乖乖地找工作——纺织厂工人、电话公司制图员等等,无论如果都与“保时捷首席设计师”联系不到一起,而且,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久。
养的猫越多越文艺!
后来,日子也慢慢变好。赖平虽然没学历,不过他属于“酷孩子”,找到了圈子——几个气味相投的港大建筑系学生,他们合伙在南丫岛租了房子,为了逍遥自在,宁可每天要坐船去上班(学)。
赖平也在一家欧式家具店找到了新工作,虽然只是实习生——他爱上了欧式家具,对家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靠看说明书自学,还帮客户画一些方案图。
不过好景不长,没过两年,他的室友们即将毕业,穿上西服皮鞋,进了大公司上班,各种有为青年的样子。
对比之下,赖平深受刺激,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他相信自己的才华——可惜这些年都浪费了,他决定出去闯一闯,而且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60年代的前卫家具
1972年,赖平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带上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孤身一人前往罗马。那个通讯落后的年代,他在意大利连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麽大胆无惧。我就是个直觉很强的人,我只在某些部分会很理性,但是之后就是情感决策了,我相信我的直觉。”
他的朋友帮他联系了罗马的高等工业技术学校校(ISIA),可以让他去读建筑系本科。毕竟香港本地的大学都需要严格的入学考试,而且赖平觉得,香港的风气太商业太市侩,不适合静下心来做设计。
之前在打工的家具店,他见到那些他迷恋的意大利家具都有”credito di architetto“,误以为想做家具设计要读建筑系(architure在英语中是”建筑“)。等到第一天上课,他才发现闹了个乌龙,原来意大利文“设计”和“建筑”是同一個字...自己实在是个门外汉!
于是,他转到了工业设计专业。那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外国人,幸好学校是英文授课...同时,他是班上年纪最大的(21岁读大一),也是最努力的,业余时间都在餐馆刷盘子赚生活费。
同时,他也被意大利人的自由散漫惊到了,甚至教授们也经常迟到和翘课...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加倍努力。
每到暑假,他就匆匆逃离不靠谱的意大利,跑去德国找实习,他考虑到德国是现代设计的发源地,而且工业水平极其发达。
最让单身狗小编佩服的是,他顺便还在交到了德国女朋友...1976年时两人结婚。小编想说,大师就是大师,什么也不耽误啊!
多年后,因为赖平过分沉迷工作,两人离婚
1978年,赖平花了6年时间,终于拿到了工业设计的学士学位,向朋友借了一辆快散架的老甲壳虫,穿过阿尔卑斯山脉,信心满满地前往德国找工作。
那时候经济形势也不太好,赖平四处碰壁,始终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至于成为汽车设计师,也纯属巧合:“在杂志见福特招聘助理设计师,心想,汽车也是工业产品的一种,试试无妨吧——我根本不知道有汽车设计师这个专业。”
等到面试,赖平才发现,原来工业设计和汽车设计并不是一回事情,自然无望得到这份工作...
他灰溜溜地开车返回罗马,因为车子太破,路上甚至被警察拦下。
结果,警察叔叔看他失魂落魄又穷困潦倒的样子,不忍心开罚单,只是告诫他:“答应我,等你回去后,第一时间把这辆破车送去报废厂。”
没过几天,他却意外收到了福特寄来的一封信——里面有一张飞伦敦的机票,还有一份RCA的入学通知书(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原来,福特的面试官爱惜赖平的才华,竟然给他提供全额奖学金,让他去RCA读硕士深造,学成后再回福特做汽车设计师。
面对如此优厚的Offer,赖平的内心却是崩溃的——他已经快30岁,又是已婚男士,一心只想工作挣钱养家。不过,他也意识到,想在设计界有所作为的话,现在的学历依然是不够,而RCA是世界TOP5的设计名校,只招研究生,培养的是真正的设计精英。
赖平去了伦敦,“拼了老命”(原话)苦读两年,终于拿下了RCA的交通工具设计专业硕士,甚至凭借优秀的成绩,赢得了约翰·奥吉尔纪念奖学金。
当年的香港小学学渣,此刻成了世界顶级名校的学霸。他学习有多刻苦?因长时间用笔,他的手都肿了起来。但是论绘图实力,他拥有了与任何人相比的自信。
1980年,赖平终于回到德国,进入福特,成了一名职业汽车设计师。
在福特干了3年,由于表现出色,宝马把他挖了过去,给他的头衔是“高级设计师”,还交给他一支小团队。
在福特期间,赖平主导设计了“嘉年华”
也是是国产嘉年华的太爷爷
来到BMW,赖平设计的第一个方案就击败了其他团队,他也成功当选新一代宝马3系的主设计师。
作为一个新员工,又是中国人,赖平因为锋芒太盛,甚至遭到同事排挤:“我的第一个Project就是3系列的设计变革,我是第一个抛弃金属保险杆设计、改成软鼻子的人。”
“我赢了比赛,设计总监就在所有人面前说:我可以做先进设计,其他人就是遵循传统。当下我就无法交到任何朋友了,但我不在乎。我们是从来不讨论设计的,总是单兵作战。”
赖平设计的第三代宝马3系(现在市面上的是第六代)
宝马性能车的精神图腾——M30 Evolution(E30 Coupe),也是赖平大师的作品!
1989年,他已经很出色的职业生涯再度飞跃——这次是保时捷来挖他,给他职位是研发设计部总监。因此,他自然要负责最重要的项目——新一代保时捷911。
当时恰逢保时捷的历史最低谷,911系列由于缺乏创新、销量低迷,公司财政困难,丰田和奔驰手捧重金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收购这家德国老牌贵族。
无论在宝马还是保时捷,赖平都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深夜,我是办公室里那个最后关灯的人,第二天早晨六点,我又是第一个回到办公室开灯的,要么干脆在公司里过夜。”这点连以严谨守时著称的德国人也自叹不如。
虽然年轻时的赖平挺嫌弃香港,不过他骨子里还是有当年的香港精神,对工作格外尊敬和珍惜。
当他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同事们甚至会停下闲聊,因为他之前说过:“公司给你优厚待遇,不是请你来讨论度假话题的”。好吧,毕竟他是设计部门的领导,又能以身作则,妈的谁敢不服啊?!
至于他自己,“基本上,我随时都在工作,找灵感,所以度假是我灵感最低落时,因为整天在海边没事做。”
他不仅工作拼命,还有中国人的集体精神。当年的保时捷高管会议上,赖平第一个提出管理层集体降薪,以求度过财务危机。在场的德国高管们顿时目瞪口呆...自然没能实施。
1996年,赖平主导设计的新一代保时捷911(996)上市,这是历代911中设计变革最大胆的一次,创造了新的销量纪录,让保时捷彻底摆脱被收购的命运,有人甚至称他为“保时捷的救星”。
后来,他又负责了第一代Boxster和Cayman两大新车型的设计工作,赢得一系列设计大奖(例如2001年德国设计大奖,以及2015年全亚设计终身成就奖),奠定了大师地位。
关于他的设计理念,想必大家都很好奇:“Less Is More。这说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我通常开始设计个几天,就会停下来回头审视,看哪里可以删减,开始一样一样Stripping。我是在BMW时找到我的设计方向,我发现自己特别被某些车的形状所吸引,通常是简单、纯淨、有雕塑感,又充满力量。”
珍贵的设计手稿,注意左下的中国印
不过,赖平大师也不只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其实,他同样浪漫到不可救药。同时具备这两个品质,大概是成为设计大师的必备条件吧....
“我喜欢看午夜场的科幻电影。看完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这时候,我关掉车灯,享受在黑暗中驰骋的感觉,唯有夜空中的闪闪星光相伴,我会想象自己在穿越宇宙。”
这招很适合撩妹啊!!
慢着!晚上不开车灯好像违反交规啊大师!
另外,你可能想说,赖平大师不要光顾着帮老外造车啊!好歹为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做点贡献啊!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他已经努力了好多年。
2005年,赖平登上保时捷首席设计师的宝座(全球客户与专案设计首席设计总监),负责重大海外项目。他在第一时间来到内地,并且与诸多国内车厂开展合作计划。
但是,国内车厂的理念和体制却让他深感无奈:“我在中国做了不少计划,都是大汽车公司,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浪费很多钱,没有Leadership,特别是设计。”
“他们错失了整个世代,且尚未了解到文化是无法用钱买的,必须培养、教育,走过整个过程,才能达到西方那样的境地。就像语言一样,设计也是,无法花钱达成,必须把对的领导力放在对的位置,会是一种文化运动。”
 
还是马拉松爱好者
2013年,他从效力24年的保时捷退休,然而工作狂本性难改,而且依然心系民族汽车产业:“本以为不工作就没压力,终于可以享受人生,怎知退休几个月,我就体重上升,睡眠不佳,浑身不自在,活像一棵菜:没有功用,卧在地上等死!于是我回到中国,在两岸三地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鼓励我重投工作。”
65岁的赖平大师,依然是健身房的常客
感受一下人家的生活态度...
他为上汽集团担任顾问,还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他说自己在憋大招:“我的新车项目,它会具备挑战所有顶级车型的实力,而且,它是一辆中国车。我会用它来证明,中国设计绝非二线设计!”
前两年,功成名就的赖平大师接受采访,他给年轻人提了几点建议,土亢君在这里分享一下,希望与大家共勉。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工作,而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人生的全部。你也想一想能在什么领域里奉献多少热情。我是说从星期一直到星期日,如果说是为了生计,能坚持下去吗?”
“激情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必须热爱你做的工作。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又怎么样?当时我们经常会想,明天干脆带上睡袋来加班吧。想要干掉你们的同事或者竞争对手?拼命努力吧,只领先一步你就满意了么?你得领先两步。!”
注:本文来源:都是坑 | doushikeng01
 
全中国最雅痞的老爷子,55岁成为保时捷首席设计师,16岁时却在香港船厂搬砖
 EEUD
来源:都是坑 | doushikeng01
下面这位外形雅痞、风度翩翩的老爷子,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华人汽车设计师,但是国内却没几个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从宝马3系到保时捷911,诸多如雷贯耳的梦幻车型,都出自他的手笔,他的名字叫——赖平。
16岁时,初中毕业的他在香港太谷船厂做学徒,55岁那年,他却成为了保时捷的首席设计师。他是让德国人也自愧不如的工作狂,骨子里却浪漫得不可救药。
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赖平大师的传奇人生吧。
1951年,赖平出生于香港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太古船厂的工人,母亲是小学老师,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全家住在船厂的员工宿舍。
然而,赖平并没有拿出大哥的榜样。他从小就调皮叛逆,喜欢与父亲对着干——没少挨揍,父子关系闹得很僵。
这样一个熊孩子,成绩自然也不会好,除了英语不错,其他科目都是全班倒数——取英文名字的时候,他给自己叫Pinky Lai(粉红赖?),因为平时妈妈和小伙伴们喊他“平仔”。生日是3月20号,双鱼座
初中时,赖平就早恋了,女朋友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国外留学,让赖平极其受伤。
“和女朋友在学校出双入对,放学后去维园拍拖。跟所有初恋一样,我以为可以幸福到老,怎知她有机会去欧洲发展,就飞了我,我伤心欲绝,久未能复原!”
小编觉得,失恋这种事情,还是越早经历越好。
既然考上大学无望,赖平初中毕业后,父亲便托关系把他弄进了船厂,跟着老师傅做学徒工。因为要接触木材和金属,参与绘图、上色等工序,这成为他日后设计生涯的基础:“那两年对我很重要,什么都碰过,之后要处理不同材料,也不觉陌生。”
虽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过赖平并不安分,他初中时就爱上了摇滚乐——披头士、沙滩男孩、滚石,完成了他的青春期启蒙。
当时只有昂贵的黑胶唱片,不过母亲很疼爱他,照样给他买。几十年后,赖平回忆说,自己是香港第一代嬉皮士——留长发,穿轧染T恤,听摇滚,还是香港最早那一批滑板少年...反正小编觉得很酷!
可想而知,赖平很快就无法忍受船厂压抑、僵化的氛围,果断辞职,为此与家里的关系也彻底闹翻了。
无业青年赖平流浪了一段时间(其实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花完积蓄后,他只能乖乖地找工作——纺织厂工人、电话公司制图员等等,无论如果都与“保时捷首席设计师”联系不到一起,而且,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久。
养的猫越多越文艺!
后来,日子也慢慢变好。赖平虽然没学历,不过他属于“酷孩子”,找到了圈子——几个气味相投的港大建筑系学生,他们合伙在南丫岛租了房子,为了逍遥自在,宁可每天要坐船去上班(学)。
赖平也在一家欧式家具店找到了新工作,虽然只是实习生——他爱上了欧式家具,对家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靠看说明书自学,还帮客户画一些方案图。
不过好景不长,没过两年,他的室友们即将毕业,穿上西服皮鞋,进了大公司上班,各种有为青年的样子。
对比之下,赖平深受刺激,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他相信自己的才华——可惜这些年都浪费了,他决定出去闯一闯,而且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60年代的前卫家具
1972年,赖平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带上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孤身一人前往罗马。那个通讯落后的年代,他在意大利连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麽大胆无惧。我就是个直觉很强的人,我只在某些部分会很理性,但是之后就是情感决策了,我相信我的直觉。”
他的朋友帮他联系了罗马的高等工业技术学校校(ISIA),可以让他去读建筑系本科。毕竟香港本地的大学都需要严格的入学考试,而且赖平觉得,香港的风气太商业太市侩,不适合静下心来做设计。
之前在打工的家具店,他见到那些他迷恋的意大利家具都有”credito di architetto“,误以为想做家具设计要读建筑系(architure在英语中是”建筑“)。等到第一天上课,他才发现闹了个乌龙,原来意大利文“设计”和“建筑”是同一個字...自己实在是个门外汉!
于是,他转到了工业设计专业。那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外国人,幸好学校是英文授课...同时,他是班上年纪最大的(21岁读大一),也是最努力的,业余时间都在餐馆刷盘子赚生活费。
同时,他也被意大利人的自由散漫惊到了,甚至教授们也经常迟到和翘课...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加倍努力。
每到暑假,他就匆匆逃离不靠谱的意大利,跑去德国找实习,他考虑到德国是现代设计的发源地,而且工业水平极其发达。
最让单身狗小编佩服的是,他顺便还在交到了德国女朋友...1976年时两人结婚。小编想说,大师就是大师,什么也不耽误啊!
多年后,因为赖平过分沉迷工作,两人离婚
1978年,赖平花了6年时间,终于拿到了工业设计的学士学位,向朋友借了一辆快散架的老甲壳虫,穿过阿尔卑斯山脉,信心满满地前往德国找工作。
时候经济形势也不太好,赖平四处碰壁,始终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至于成为汽车设计师,也纯属巧合:“在杂志见福特招聘助理设计师,心想,汽车也是工业产品的一种,试试无妨吧——我根本不知道有汽车设计师这个专业。”
等到面试,赖平才发现,原来工业设计和汽车设计并不是一回事情,自然无望得到这份工作...
 
他灰溜溜地开车返回罗马,因为车子太破,路上甚至被警察拦下。
结果,警察叔叔看他失魂落魄又穷困潦倒的样子,不忍心开罚单,只是告诫他:“答应我,等你回去后,第一时间把这辆破车送去报废厂。”
没过几天,他却意外收到了福特寄来的一封信——里面有一张飞伦敦的机票,还有一份RCA的入学通知书(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原来,福特的面试官爱惜赖平的才华,竟然给他提供全额奖学金,让他去RCA读硕士深造,学成后再回福特做汽车设计师。
面对如此优厚的Offer,赖平的内心却是崩溃的——他已经快30岁,又是已婚男士,一心只想工作挣钱养家。不过,他也意识到,想在设计界有所作为的话,现在的学历依然是不够,而RCA是世界TOP5的设计名校,只招研究生,培养的是真正的设计精英。
赖平去了伦敦,“拼了老命”(原话)苦读两年,终于拿下了RCA的交通工具设计专业硕士,甚至凭借优秀的成绩,赢得了约翰·奥吉尔纪念奖学金。
当年的香港小学学渣,此刻成了世界顶级名校的学霸。他学习有多刻苦?因长时间用笔,他的手都肿了起来。但是论绘图实力,他拥有了与任何人相比的自信。
1980年,赖平终于回到德国,进入福特,成了一名职业汽车设计师。
在福特干了3年,由于表现出色,宝马把他挖了过去,给他的头衔是“高级设计师”,还交给他一支小团队。
在福特期间,赖平主导设计了“嘉年华”
也是是国产嘉年华的太爷爷
来到BMW,赖平设计的第一个方案就击败了其他团队,他也成功当选新一代宝马3系的主设计师。
作为一个新员工,又是中国人,赖平因为锋芒太盛,甚至遭到同事排挤:“我的第一个Project就是3系列的设计变革,我是第一个抛弃金属保险杆设计、改成软鼻子的人。”
“我赢了比赛,设计总监就在所有人面前说:我可以做先进设计,其他人就是遵循传统。当下我就无法交到任何朋友了,但我不在乎。我们是从来不讨论设计的,总是单兵作战。”
赖平设计的第三代宝马3系(现在市面上的是第六代)
 
宝马性能车的精神图腾——M30 Evolution(E30 Coupe),也是赖平大师的作品!
1989年,他已经很出色的职业生涯再度飞跃——这次是保时捷来挖他,给他职位是研发设计部总监。因此,他自然要负责最重要的项目——新一代保时捷911。
当时恰逢保时捷的历史最低谷,911系列由于缺乏创新、销量低迷,公司财政困难,丰田和奔驰手捧重金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收购这家德国老牌贵族
无论在宝马还是保时捷,赖平都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深夜,我是办公室里那个最后关灯的人,第二天早晨六点,我又是第一个回到办公室开灯的,要么干脆在公司里过夜。”这点连以严谨守时著称的德国人也自叹不如
虽然年轻时的赖平挺嫌弃香港,不过他骨子里还是有当年的香港精神,对工作格外尊敬和珍惜。
当他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同事们甚至会停下闲聊,因为他之前说过:“公司给你优厚待遇,不是请你来讨论度假话题的”。好吧,毕竟他是设计部门的领导,又能以身作则,妈的谁敢不服啊?!
至于他自己,“基本上,我随时都在工作,找灵感,所以度假是我灵感最低落时,因为整天在海边没事做
他不仅工作拼命,还有中国人的集体精神。当年的保时捷高管会议上,赖平第一个提出管理层集体降薪,以求度过财务危机。在场的德国高管们顿时目瞪口呆...自然没能实施。
 
1996年,赖平主导设计的新一代保时捷911(996)上市,这是历代911中设计变革最大胆的一次,创造了新的销量纪录,让保时捷彻底摆脱被收购的命运,有人甚至称他为“保时捷的救星”。
后来,他又负责了第一代Boxster和Cayman两大新车型的设计工作,赢得一系列设计大奖(例如2001年德国设计大奖,以及2015年全亚设计终身成就奖),奠定了大师地位。
关于他的设计理念,想必大家都很好奇:“Less Is More。这说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我通常开始设计个几天,就会停下来回头审视,看哪里可以删减,开始一样一样Stripping。我是在BMW时找到我的设计方向,我发现自己特别被某些车的形状所吸引,通常是简单、纯淨、有雕塑感,又充满力量。”
 
珍贵的设计手稿,注意左下的中国印
不过,赖平大师也不只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其实,他同样浪漫到不可救药。同时具备这两个品质,大概是成为设计大师的必备条件吧....
“我喜欢看午夜场的科幻电影。看完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这时候,我关掉车灯,享受在黑暗中驰骋的感觉,唯有夜空中的闪闪星光相伴,我会想象自己在穿越宇宙。”
这招很适合撩妹啊!!
慢着!晚上不开车灯好像违反交规啊大师!
另外,你可能想说,赖平大师不要光顾着帮老外造车啊!好歹为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做点贡献啊!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他已经努力了好多年。
2005年,赖平登上保时捷首席设计师的宝座(全球客户与专案设计首席设计总监),负责重大海外项目。他在第一时间来到内地,并且与诸多国内车厂开展合作计划。
但是,国内车厂的理念和体制却让他深感无奈:“我在中国做了不少计划,都是大汽车公司,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浪费很多钱,没有Leadership,特别是设计。”
“他们错失了整个世代,且尚未了解到文化是无法用钱买的,必须培养、教育,走过整个过程,才能达到西方那样的境地。就像语言一样,设计也是,无法花钱达成,必须把对的领导力放在对的位置,会是一种文化运动。”
 
还是马拉松爱好者
2013年,他从效力24年的保时捷退休,然而工作狂本性难改,而且依然心系民族汽车产业:“本以为不工作就没压力,终于可以享受人生,怎知退休几个月,我就体重上升,睡眠不佳,浑身不自在,活像一棵菜:没有功用,卧在地上等死!于是我回到中国,在两岸三地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鼓励我重投工作。”
65岁的赖平大师,依然是健身房的常客
感受一下人家的生活态度...
他为上汽集团担任顾问,还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他说自己在憋大招:“我的新车项目,它会具备挑战所有顶级车型的实力,而且,它是一辆中国车。我会用它来证明,中国设计绝非二线设计!”
前两年,功成名就的赖平大师接受采访,他给年轻人提了几点建议,土亢君在这里分享一下,希望与大家共勉。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工作,而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人生的全部。你也想一想能在什么领域里奉献多少热情。我是说从星期一直到星期日,如果说是为了生计,能坚持下去吗?”
“激情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必须热爱你做的工作。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又怎么样?当时我们经常会想,明天干脆带上睡袋来加班吧。想要干掉你们的同事或者竞争对手?拼命努力吧,只领先一步你就满意了么?你得领先两步。!”
每天花60秒,让自己变得更值钱。,55岁成为保时捷首席设计师,16岁时却在香港船厂搬砖...
下面这位外形雅痞、风度翩翩的老爷子,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华人汽车设计师,但是国内却没几个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从宝马3系到保时捷911,诸多如雷贯耳的梦幻车型,都出自他的手笔,他的名字叫——赖平。
16岁时,初中毕业的他在香港太谷船厂做学徒,55岁那年,他却成为了保时捷的首席设计师。他是让德国人也自愧不如的工作狂,骨子里却浪漫得不可救药。
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赖平大师的传奇人生吧。
1951年,赖平出生于香港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太古船厂的工人,母亲是小学老师,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全家住在船厂的员工宿舍。
然而,赖平并没有拿出大哥的榜样。他从小就调皮叛逆,喜欢与父亲对着干——没少挨揍,父子关系闹得很僵。
这样一个熊孩子,成绩自然也不会好,除了英语不错,其他科目都是全班倒数——取英文名字的时候,他给自己叫Pinky Lai(粉红赖?),因为平时妈妈和小伙伴们喊他“平仔”。
生日是3月20号,双鱼座
初中时,赖平就早恋了,女朋友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国外留学,让赖平极其受伤。
“和女朋友在学校出双入对,放学后去维园拍拖。跟所有初恋一样,我以为可以幸福到老,怎知她有机会去欧洲发展,就飞了我,我伤心欲绝,久未能复原!”
小编觉得,失恋这种事情,还是越早经历越好
既然考上大学无望,赖平初中毕业后,父亲便托关系把他弄进了船厂,跟着老师傅做学徒工。因为要接触木材和金属,参与绘图、上色等工序,这成为他日后设计生涯的基础:“那两年对我很重要,什么都碰过,之后要处理不同材料,也不觉陌生。”
虽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过赖平并不安分,他初中时就爱上了摇滚乐——披头士、沙滩男孩、滚石,完成了他的青春期启蒙。
当时只有昂贵的黑胶唱片,不过母亲很疼爱他,照样给他买。
几十年后,赖平回忆说,自己是香港第一代嬉皮士——留长发,穿轧染T恤,听摇滚,还是香港最早那一批滑板少年...反正小编觉得很酷!
可想而知,赖平很快就无法忍受船厂压抑、僵化的氛围,果断辞职,为此与家里的关系也彻底闹翻了。
无业青年赖平流浪了一段时间(其实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花完积蓄后,他只能乖乖地找工作——纺织厂工人、电话公司制图员等等,无论如果都与“保时捷首席设计师”联系不到一起,而且,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久。
养的猫越多越文艺!
后来,日子也慢慢变好。赖平虽然没学历,不过他属于“酷孩子”,找到了圈子——几个气味相投的港大建筑系学生,他们合伙在南丫岛租了房子,为了逍遥自在,宁可每天要坐船去上班(学)。
赖平也在一家欧式家具店找到了新工作,虽然只是实习生——他爱上了欧式家具,对家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靠看说明书自学,还帮客户画一些方案图。
不过好景不长,没过两年,他的室友们即将毕业,穿上西服皮鞋,进了大公司上班,各种有为青年的样子。
对比之下,赖平深受刺激,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他相信自己的才华——可惜这些年都浪费了,他决定出去闯一闯,而且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60年代的前卫家具
1972年,赖平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带上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孤身一人前往罗马。那个通讯落后的年代,他在意大利连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麽大胆无惧。我就是个直觉很强的人,我只在某些部分会很理性,但是之后就是情感决策了,我相信我的直觉。”
他的朋友帮他联系了罗马的高等工业技术学校校(ISIA),可以让他去读建筑系本科。毕竟香港本地的大学都需要严格的入学考试,而且赖平觉得,香港的风气太商业太市侩,不适合静下心来做设计。
之前在打工的家具店,他见到那些他迷恋的意大利家具都有”credito di architetto“,误以为想做家具设计要读建筑系(architure在英语中是”建筑“)。等到第一天上课,他才发现闹了个乌龙,原来意大利文“设计”和“建筑”是同一個字...自己实在是个门外汉!
于是,他转到了工业设计专业。那时候,他是学校里唯一的外国人,幸好学校是英文授课...同时,他是班上年纪最大的(21岁读大一),也是最努力的,业余时间都在餐馆刷盘子赚生活费。
同时,他也被意大利人的自由散漫惊到了,甚至教授们也经常迟到和翘课...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加倍努力。
每到暑假,他就匆匆逃离不靠谱的意大利,跑去德国找实习,他考虑到德国是现代设计的发源地,而且工业水平极其发达。
最让单身狗小编佩服的是,他顺便还在交到了德国女朋友...1976年时两人结婚。小编想说,大师就是大师,什么也不耽误啊!
多年后,因为赖平过分沉迷工作,两人离婚
1978年,赖平花了6年时间,终于拿到了工业设计的学士学位,向朋友借了一辆快散架的老甲壳虫,穿过阿尔卑斯山脉,信心满满地前往德国找工作。
那时候经济形势也不太好,赖平四处碰壁,始终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至于成为汽车设计师,也纯属巧合:“在杂志见福特招聘助理设计师,心想,汽车也是工业产品的一种,试试无妨吧——我根本不知道有汽车设计师这个专业。”
等到面试,赖平才发现,原来工业设计和汽车设计并不是一回事情,自然无望得到这份工作...
他灰溜溜地开车返回罗马,因为车子太破,路上甚至被警察拦下。
结果,警察叔叔看他失魂落魄又穷困潦倒的样子,不忍心开罚单,只是告诫他:“答应我,等你回去后,第一时间把这辆破车送去报废厂。”
没过几天,他却意外收到了福特寄来的一封信——里面有一张飞伦敦的机票,还有一份RCA的入学通知书(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原来,福特的面试官爱惜赖平的才华,竟然给他提供全额奖学金,让他去RCA读硕士深造,学成后再回福特做汽车设计师。
面对如此优厚的Offer,赖平的内心却是崩溃的——他已经快30岁,又是已婚男士,一心只想工作挣钱养家。不过,他也意识到,想在设计界有所作为的话,现在的学历依然是不够,而RCA是世界TOP5的设计名校,只招研究生,培养的是真正的设计精英。
赖平去了伦敦,“拼了老命”(原话)苦读两年,终于拿下了RCA的交通工具设计专业硕士,甚至凭借优秀的成绩,赢得了约翰·奥吉尔纪念奖学金。
当年的香港小学学渣,此刻成了世界顶级名校的学霸。他学习有多刻苦?因长时间用笔,他的手都肿了起来。但是论绘图实力,他拥有了与任何人相比的自信。
1980年,赖平终于回到德国,进入福特,成了一名职业汽车设计师。
在福特干了3年,由于表现出色,宝马把他挖了过去,给他的头衔是“高级设计师”,还交给他一支小团队。
在福特期间,赖平主导设计了“嘉年华”
也是是国产嘉年华的太爷爷
来到BMW,赖平设计的第一个方案就击败了其他团队,他也成功当选新一代宝马3系的主设计师。
作为一个新员工,又是中国人,赖平因为锋芒太盛,甚至遭到同事排挤:“我的第一个Project就是3系列的设计变革,我是第一个抛弃金属保险杆设计、改成软鼻子的人。”
“我赢了比赛,设计总监就在所有人面前说:我可以做先进设计,其他人就是遵循传统。当下我就无法交到任何朋友了,但我不在乎。我们是从来不讨论设计的,总是单兵作战。”
赖平设计的第三代宝马3系(现在市面上的是第六代)
宝马性能车的精神图腾——M30 Evolution(E30 Coupe),也是赖平大师的作品!
1989年,他已经很出色的职业生涯再度飞跃——这次是保时捷来挖他,给他职位是研发设计部总监。因此,他自然要负责最重要的项目——新一代保时捷911。
当时恰逢保时捷的历史最低谷,911系列由于缺乏创新、销量低迷,公司财政困难,丰田和奔驰手捧重金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收购这家德国老牌贵族。
无论在宝马还是保时捷,赖平都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深夜,我是办公室里那个最后关灯的人,第二天早晨六点,我又是第一个回到办公室开灯的,要么干脆在公司里过夜。”这点连以严谨守时著称的德国人也自叹不如。
虽然年轻时的赖平挺嫌弃香港,不过他骨子里还是有当年的香港精神,对工作格外尊敬和珍惜。
当他经过茶水间的时候,同事们甚至会停下闲聊,因为他之前说过:“公司给你优厚待遇,不是请你来讨论度假话题的”。好吧,毕竟他是设计部门的领导,又能以身作则,妈的谁敢不服啊?!
至于他自己,“基本上,我随时都在工作,找灵感,所以度假是我灵感最低落时,因为整天在海边没事做。”
他不仅工作拼命,还有中国人的集体精神。当年的保时捷高管会议上,赖平第一个提出管理层集体降薪,以求度过财务危机。在场的德国高管们顿时目瞪口呆...自然没能实施。
1996年,赖平主导设计的新一代保时捷911(996)上市,这是历代911中设计变革最大胆的一次,创造了新的销量纪录,让保时捷彻底摆脱被收购的命运,有人甚至称他为“保时捷的救星”。
后来,他又负责了第一代Boxster和Cayman两大新车型的设计工作,赢得一系列设计大奖(例如2001年德国设计大奖,以及2015年全亚设计终身成就奖),奠定了大师地位。
关于他的设计理念,想必大家都很好奇:“Less Is More。这说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我通常开始设计个几天,就会停下来回头审视,看哪里可以删减,开始一样一样Stripping。我是在BMW时找到我的设计方向,我发现自己特别被某些车的形状所吸引,通常是简单、纯淨、有雕塑感,又充满力量。”
珍贵的设计手稿,注意左下的中国印
不过,赖平大师也不只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其实,他同样浪漫到不可救药。同时具备这两个品质,大概是成为设计大师的必备条件吧....
“我喜欢看午夜场的科幻电影。看完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这时候,我关掉车灯,享受在黑暗中驰骋的感觉,唯有夜空中的闪闪星光相伴,我会想象自己在穿越宇宙。”
这招很适合撩妹啊!!
慢着!晚上不开车灯好像违反交规啊大师!
另外,你可能想说,赖平大师不要光顾着帮老外造车啊!好歹为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做点贡献啊!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他已经努力了好多年。
2005年,赖平登上保时捷首席设计师的宝座(全球客户与专案设计首席设计总监),负责重大海外项目。他在第一时间来到内地,并且与诸多国内车厂开展合作计划。
但是,国内车厂的理念和体制却让他深感无奈:“我在中国做了不少计划,都是大汽车公司,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浪费很多钱,没有Leadership,特别是设计。”
“他们错失了整个世代,且尚未了解到文化是无法用钱买的,必须培养、教育,走过整个过程,才能达到西方那样的境地。就像语言一样,设计也是,无法花钱达成,必须把对的领导力放在对的位置,会是一种文化运动。”
 
还是马拉松爱好者
2013年,他从效力24年的保时捷退休,然而工作狂本性难改,而且依然心系民族汽车产业:“本以为不工作就没压力,终于可以享受人生,怎知退休几个月,我就体重上升,睡眠不佳,浑身不自在,活像一棵菜:没有功用,卧在地上等死!于是我回到中国,在两岸三地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鼓励我重投工作。”
65岁的赖平大师,依然是健身房的常客
感受一下人家的生活态度...
他为上汽集团担任顾问,还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他说自己在憋大招:“我的新车项目,它会具备挑战所有顶级车型的实力,而且,它是一辆中国车。我会用它来证明,中国设计绝非二线设计!”
前两年,功成名就的赖平大师接受采访,他给年轻人提了几点建议,土亢君在这里分享一下,希望与大家共勉。
“对我来说,设计不是工作,而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人生的全部。你也想一想能在什么领域里奉献多少热情。我是说从星期一直到星期日,如果说是为了生计,能坚持下去吗?”
“激情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必须热爱你做的工作。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又怎么样?当时我们经常会想,明天干脆带上睡袋来加班吧。想要干掉你们的同事或者竞争对手?拼命努力吧,只领先一步你就满意了么?你得领先两步。!”
注:本文来源:都是坑 | doushikeng01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求求你们放过鼠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