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上海国际服装网!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021-66283326

当前位置: 首页 > 流行风 > 要命的头发
要命的头发
时间:2022-05-01   浏览:523

要命的头发 

2011年01月21日 13:40:36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古代,男二十岁束发而冠,女子十五岁束发而笄,表示成年。如果亲人间断绝关系,往往以断发表示。古人祭天祈福时以削发代牺牲,表示用心恳切。妇女剪发表示坚贞守节,据宋《节孝》记载:“伊氏,宁化雷廷秬妻。年十九夫亡,剪发自誓,抚孤炳龙成立,孝养老姑,守节四十八年”。 

  道教中,道士们的装束和打扮,且不说他们身上的道袍,头顶的浩然巾,单看其“道士髻”就很有学问。它代表着道家三宝“道、经、师”,道士们将它顶在头上就表示对三宝的信奉和追随,盘上了,就接上了出家入道的缘,红尘的线就要断了。 

  佛教中,出家人要剃度。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最初对迦叶等五人说法时,亲手为他们剃去了头发,表示接受他们做自己的弟子。从此,削掉了头发就等于去除了烦恼和错误习气,就等于去掉人间的骄傲怠慢之心,去除一切牵挂,一心一意修行。 

  若再往历史深处看,头发和人的生命的联系更为紧密,有些时候还十分残酷。 

 

  清军入关,扬言“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对汉人来说,当然无法接受,一缕青丝,不仅受之父母,而且成了忠于明朝的象征,因此奋起反抗,“宁为束发鬼,不作剃头人”!其中,1645年夏,江阴县县令严申“剃头令”,而绅民表示“头可断,发决不可剃”。江阴人坚守城池八十一天,杀死清兵七万五千余人。后城破,清兵对江阴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十日之内,十七万余江阴人死于清兵屠刀之下,仅有五十三名老小幸免于难。有趣的是,清朝是从头发开始的,也是以头发告终的。清朝的崩溃,正是从有人剪辫子开始的,留洋的学生最先开始了这样一个叛逆过程。 

  武昌首义之后,剃发易服便成为革命军的首要任务。可惜的是,革命党人太急于求成,往往头一天剪了辫子,第二天清军反扑回来,遇到已经剃发易服的便杀无赦。1912年,山东文登县瘫痪多年的劣绅吕义德看见革命党剃发易服,便咬牙切齿地说:“咱县这些土匪造反,割去辫子做秃子,当革命党反贼,可恨我不能动弹,不能领着老百姓去杀他们。”他勾结顽固的官僚恶绅,趁机举办团练,攻破光复的文登城,见到剃发易服的人便杀头焚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文登惨案”。 

  头发与政治的关系从来都是密不可分。古代,曹操割发代首,黄巾军蓄长发表示揭竿而起;近代,太平军、义和团都被蔑称为“长毛”,张勋被称为辫帅。再往后,还有阴阳头,又称“牛鬼蛇神头”:剃光左边、留下右边头发,因为黑五类、牛鬼蛇神等坏人都被划归左中右的“右”里面。个别凶悍的行刑者,甚至对眉毛也同样剃一半、留一半,留下耻辱的印记。用这样极端的方法代替肉刑,其践踏人格尊严,实际上比肉刑更惨烈、更残忍。 

  本来,头发是人身天然的一部分,就像某些天然的权利,不需要论证,不需要外力的修改。但是,中国自古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一切的宗教、世俗、政治和文化上的统治者,都是“头发管理者”。他们武装到牙齿,管理到头发;他们见微知著,一旦强迫症似地癔想人们头发的改变即是思想出轨的兆头,便要整肃人们的头发,顺便修理人们的头颅。方式上或儒雅含蓄,或残暴赤裸。古人云:生死亦大矣!我要说:头发亦大矣!                        来源:《杂文选刊》

要命的头发 

2011年01月21日 13:40:36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古代,男二十岁束发而冠,女子十五岁束发而笄,表示成年。如果亲人间断绝关系,往往以断发表示。古人祭天祈福时以削发代牺牲,表示用心恳切。妇女剪发表示坚贞守节,据宋《节孝》记载:“伊氏,宁化雷廷秬妻。年十九夫亡,剪发自誓,抚孤炳龙成立,孝养老姑,守节四十八年”。 

  道教中,道士们的装束和打扮,且不说他们身上的道袍,头顶的浩然巾,单看其“道士髻”就很有学问。它代表着道家三宝“道、经、师”,道士们将它顶在头上就表示对三宝的信奉和追随,盘上了,就接上了出家入道的缘,红尘的线就要断了。 

  佛教中,出家人要剃度。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最初对迦叶等五人说法时,亲手为他们剃去了头发,表示接受他们做自己的弟子。从此,削掉了头发就等于去除了烦恼和错误习气,就等于去掉人间的骄傲怠慢之心,去除一切牵挂,一心一意修行。 

  若再往历史深处看,头发和人的生命的联系更为紧密,有些时候还十分残酷。 

 

  清军入关,扬言“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对汉人来说,当然无法接受,一缕青丝,不仅受之父母,而且成了忠于明朝的象征,因此奋起反抗,“宁为束发鬼,不作剃头人”!其中,1645年夏,江阴县县令严申“剃头令”,而绅民表示“头可断,发决不可剃”。江阴人坚守城池八十一天,杀死清兵七万五千余人。后城破,清兵对江阴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十日之内,十七万余江阴人死于清兵屠刀之下,仅有五十三名老小幸免于难。有趣的是,清朝是从头发开始的,也是以头发告终的。清朝的崩溃,正是从有人剪辫子开始的,留洋的学生最先开始了这样一个叛逆过程。 

  武昌首义之后,剃发易服便成为革命军的首要任务。可惜的是,革命党人太急于求成,往往头一天剪了辫子,第二天清军反扑回来,遇到已经剃发易服的便杀无赦。1912年,山东文登县瘫痪多年的劣绅吕义德看见革命党剃发易服,便咬牙切齿地说:“咱县这些土匪造反,割去辫子做秃子,当革命党反贼,可恨我不能动弹,不能领着老百姓去杀他们。”他勾结顽固的官僚恶绅,趁机举办团练,攻破光复的文登城,见到剃发易服的人便杀头焚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文登惨案”。 

  头发与政治的关系从来都是密不可分。古代,曹操割发代首,黄巾军蓄长发表示揭竿而起;近代,太平军、义和团都被蔑称为“长毛”,张勋被称为辫帅。再往后,还有阴阳头,又称“牛鬼蛇神头”:剃光左边、留下右边头发,因为黑五类、牛鬼蛇神等坏人都被划归左中右的“右”里面。个别凶悍的行刑者,甚至对眉毛也同样剃一半、留一半,留下耻辱的印记。用这样极端的方法代替肉刑,其践踏人格尊严,实际上比肉刑更惨烈、更残忍。 

  本来,头发是人身天然的一部分,就像某些天然的权利,不需要论证,不需要外力的修改。但是,中国自古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一切的宗教、世俗、政治和文化上的统治者,都是“头发管理者”。他们武装到牙齿,管理到头发;他们见微知著,一旦强迫症似地癔想人们头发的改变即是思想出轨的兆头,便要整肃人们的头发,顺便修理人们的头颅。方式上或儒雅含蓄,或残暴赤裸。古人云:生死亦大矣!我要说:头发亦大矣!                        来源:《杂文选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