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上海国际服装网!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021-66283326

当前位置: 首页 > 藝苑掇英 > 书籍 > 永乐青花双凤云纹高足碗
永乐青花双凤云纹高足碗
时间:2024-02-24   浏览:561

永乐青花双凤云纹高足碗

蔡国声  新民晚报 典藏鉴赏(39)  2004.10.18

该高足碗高 11.2厘米,口径 14.2 厘米。撇口直足(把),把较短,其造型显明地带有元代把盏的痕迹。亦可说它是从元代把盏的形态中发展而来。

 

该高足碗的造型、胎釉、青花、图案等具有永乐瓷的特点。该碗的造型上线条柔和圆润,新颖美观、秀丽俊俏、轻盈可爱,已经摆脱了元末及洪武时期的粗大厚重的风格,器壁厚薄适中,体态大方,碗的底心略微内凹外凸,高足的墙外直内坡,碗底平切,稍加修饰。该高足碗的胎选料精简洗细,杂质少,洁白细腻,所以在碗表面施透明白釉的时候,胎壁底上已经无须再上一层装饰土了。高足碗底的内壁为细砂底,车制的旋痕亦细,所以手摸上去有光滑温润的感觉。

 

该高足碗的白釉,白里带青、细腻紧密、肥厚莹润、光亮平滑,橘皮纹明显,碗内外壁的釉均匀一致,釉中异相颗粒的散射作用,使它具有光莹如玉的乳浊现象。

 

该碗的青花料采用来自波斯的“苏泥勃青”,其发色青翠明丽,浓处多凝聚成银黑色的结晶斑,并有自然的晕散现象,有深有浅,层次分明。苏泥勃青的青花料含锰量少,铁和钴的含量高,特别是铁的含量相当高。这种青料在高温还原的气氛中烧成,发色深蓝苍翠,流动性较大,产生自然晕散的“料晕”。浓处有黑色结晶斑,闪烁着银色锡光,色浓处渗入胎骨,形成凝聚的结晶斑点,用手摸之有凸凹不平之感,俗称“鱼子纹”。色调深融沉着,斑驳错落使所画的画面气韵生动、浑厚、华滋,有中国画的“墨湮晕彩”,自然天成的艺术效果。

 

该碗的图案主题是云纹双凤,我们知道明永乐时期的青花图案已较之洪武为简。器物外壁的主题较多图案化处理,最多的有松竹梅,结带绣球、人物婴戏、禽鸟走兽、如意花果,龙纹三爪、四爪均有,而凤纹则少之又少。所见器物中仅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青花凤穿花三系把壶最为典型。壶,直口、丰肩、鼓腹、平底,带圆形盖,肩部设三圆形条,竹节形,长嘴弯流。壶腹,盖壁,盖顶均有精细的凤穿牡丹纹。凤尾呈五股扫帚形,凰尾则为单股香草形,是稀有的官窑精品。

 

该高足碗上的凤纹与台北故宫的青花三系壶上的凤纹几乎一致。凤首大,细颈,五花长尾,屈曲婀娜,所不同的是该碗画出了稍露细短的凤爪,给人以欲抱琵琶半遮面,含羞答答的感觉。同时凤上的羽毛,描画成鱼鳞状的斜方格纹,比之台北之凤更为细腻。此外缠枝莲的莲花花朵比之元代稍大,莲叶的一端尖,如葫芦状。云纹的尾部亦尖如蝌蚪,有浮动感。碗底与高足连接处的变形的莲花瓣纹比之元代亦有改进。

 

该碗的青花图案(双凤云纹)流畅自然,生动而有情趣为一笔勾画法。结构疏朗秀丽,留有空白,构图既严谨又自然,笔画线条粗细浓淡兼用,借以表现青花的色泽和浓淡的层次,效果绚丽鲜艳,清晰明快。可以证明随着青翠明丽的苏泥勃青料的进口和运用,永乐青花在图案纹饰上也有了很大的改进和创造。

 

传世的永乐青花器中书写年款的极为少见。我们从该高足碗的高雅造型,优美发色,细腻的胎釉,雄健的笔力,都说明了它是一种永乐时期的青花官窑,而且还是一件官窑中的精品,比之台北之青花凤壶毫不逊色。

 

该永乐青花凤纹高足碗估计是在明初永乐时期流往海外的。

永乐青花双凤云纹高足碗

蔡国声  新民晚报 典藏鉴赏(39)  2004.10.18

该高足碗高 11.2厘米,口径 14.2 厘米。撇口直足(把),把较短,其造型显明地带有元代把盏的痕迹。亦可说它是从元代把盏的形态中发展而来。

 

该高足碗的造型、胎釉、青花、图案等具有永乐瓷的特点。该碗的造型上线条柔和圆润,新颖美观、秀丽俊俏、轻盈可爱,已经摆脱了元末及洪武时期的粗大厚重的风格,器壁厚薄适中,体态大方,碗的底心略微内凹外凸,高足的墙外直内坡,碗底平切,稍加修饰。该高足碗的胎选料精简洗细,杂质少,洁白细腻,所以在碗表面施透明白釉的时候,胎壁底上已经无须再上一层装饰土了。高足碗底的内壁为细砂底,车制的旋痕亦细,所以手摸上去有光滑温润的感觉。

 

该高足碗的白釉,白里带青、细腻紧密、肥厚莹润、光亮平滑,橘皮纹明显,碗内外壁的釉均匀一致,釉中异相颗粒的散射作用,使它具有光莹如玉的乳浊现象。

 

该碗的青花料采用来自波斯的“苏泥勃青”,其发色青翠明丽,浓处多凝聚成银黑色的结晶斑,并有自然的晕散现象,有深有浅,层次分明。苏泥勃青的青花料含锰量少,铁和钴的含量高,特别是铁的含量相当高。这种青料在高温还原的气氛中烧成,发色深蓝苍翠,流动性较大,产生自然晕散的“料晕”。浓处有黑色结晶斑,闪烁着银色锡光,色浓处渗入胎骨,形成凝聚的结晶斑点,用手摸之有凸凹不平之感,俗称“鱼子纹”。色调深融沉着,斑驳错落使所画的画面气韵生动、浑厚、华滋,有中国画的“墨湮晕彩”,自然天成的艺术效果。

 

该碗的图案主题是云纹双凤,我们知道明永乐时期的青花图案已较之洪武为简。器物外壁的主题较多图案化处理,最多的有松竹梅,结带绣球、人物婴戏、禽鸟走兽、如意花果,龙纹三爪、四爪均有,而凤纹则少之又少。所见器物中仅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青花凤穿花三系把壶最为典型。壶,直口、丰肩、鼓腹、平底,带圆形盖,肩部设三圆形条,竹节形,长嘴弯流。壶腹,盖壁,盖顶均有精细的凤穿牡丹纹。凤尾呈五股扫帚形,凰尾则为单股香草形,是稀有的官窑精品。

 

该高足碗上的凤纹与台北故宫的青花三系壶上的凤纹几乎一致。凤首大,细颈,五花长尾,屈曲婀娜,所不同的是该碗画出了稍露细短的凤爪,给人以欲抱琵琶半遮面,含羞答答的感觉。同时凤上的羽毛,描画成鱼鳞状的斜方格纹,比之台北之凤更为细腻。此外缠枝莲的莲花花朵比之元代稍大,莲叶的一端尖,如葫芦状。云纹的尾部亦尖如蝌蚪,有浮动感。碗底与高足连接处的变形的莲花瓣纹比之元代亦有改进。

 

该碗的青花图案(双凤云纹)流畅自然,生动而有情趣为一笔勾画法。结构疏朗秀丽,留有空白,构图既严谨又自然,笔画线条粗细浓淡兼用,借以表现青花的色泽和浓淡的层次,效果绚丽鲜艳,清晰明快。可以证明随着青翠明丽的苏泥勃青料的进口和运用,永乐青花在图案纹饰上也有了很大的改进和创造。

 

传世的永乐青花器中书写年款的极为少见。我们从该高足碗的高雅造型,优美发色,细腻的胎釉,雄健的笔力,都说明了它是一种永乐时期的青花官窑,而且还是一件官窑中的精品,比之台北之青花凤壶毫不逊色。

 

该永乐青花凤纹高足碗估计是在明初永乐时期流往海外的。

上一篇:东汉黄肠石下一篇:访巩义唐三彩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