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上海国际服装网!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021-66283326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物馆 > 中国服装史 > 中华早期绣片断想
中华早期绣片断想
时间:2024-06-02   浏览:544

中华早期绣片断想

出于专业的缘故,近几年我在收集早期的服饰绣片时发现,琳琅满目的古玩市场上中国瓷器、陶器,珠宝玉器、红木雕漆、名人字画及各种工艺品居多,而服装绣品则较稀少,这除了人们觉得它难以保存外,恐怕觉得它的实用性、升值率不是很高有关,所以收藏的人并不象收藏其它古董那么多。然而,我从偶然间收集的绣品、服装、饰物中发现,我国早期的绣片是如此的精湛美丽,透过它,我们不仅可以欣赏到漂亮的图案纹样、协调且富有民间趣味的色彩配搭,更能领略其中蕴含着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以及老百姓对吉祥如意、幸福美满的期盼和追求。

如今,已少有女性再学女红了,现代服装上即便是需要绣花作为点缀,也大都采用机器绣花。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的时代,机绣完全可以替代以往纯手工刺绣,甚至图形纹样及工艺更为精致与漂亮。但是,手工刺绣作为传统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较之一般的诸如单纯形态的对象有着更为复杂的内涵及形式。它体现的是一种存在于一定的文化思维中,融传统的价值观、文化观、民俗及技法于一体的艺术。千百年来,它在特定的环境中一直生存和发展着,形成了统一连贯的式样。然而,近二十年来,随着我国纺织、服装行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加之西方外来文化的影响,人们开始着迷于洋装、新潮的打扮,摈弃了自认为“土气”的传统服饰及手工刺绣。

当我们在快节奏的状态中生活的时候,身上穿着机械化批量生产的精确无比的标准型叫服装,面对着冷漠的人群,吃着方便的快餐冷饮,乘坐现代化快捷、方便的交通工具,居住高矗拥挤的标准套间时,我们已强烈地意识到:进人现代化、信息化的时代,高、精、尖的科学技术正改变着我们以往传统的生活方式。当我们被身边日益膨胀的物质诱惑充斥的时候,蓦然回首时我们会发觉失落了许多,我们需要与物质生活相匹配的情感生活。美国社会预测学家约翰·余斯比特认为“高技术的后果就将产生高情感”。而富于人情味的手工产品会慰籍我们饥渴的心灵,女红刺绣的兴起恰巧表明着我们对往昔美好生活的眷恋和怀古念旧情绪的抒发。出于对纯手工制品的热爱,对传统文化的向往,渴望复归人文的精神。许多时尚中人喜欢穿中式服装,并以纯手工绣花的精致装饰夸耀,于是便有一些女孩儿又开始培养起大家闺秀的气质,修练起做女红的内工来。

刺绣是以彩线进行造形的工艺,绣品的针法对于绣品的颜色效果起着锦上添花的作用。一般常用的针法有平针,使图案匀称平整;插针使图案有变化,活跃;掺针使图案疏密适当,过渡自然。绣品大部分使用平针绣以“平涂式”使画面的主要部分,用插针以“点缀式”    使画面局部华丽、动感,用掺针绣以"晕染式"加强图案的写实质感和    光泽度。除此之外,还有挑绣、盘绣、堆绣、拉绣、挂绣等多种绣法,不同的针法巧妙交替,可以绣出不同的效果。它不仅细腻、丰富地传统递情感,生动形象地表达个性,更重要的是它能让我们在观赏、愉悦它时能细细品味中国女性的多情、善良、温婉、细腻及灵巧。在过去传统的民间刺绣作品里,我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帝王权贵的奢华,民间布衣的灵秀,宗教仪式的虔诚,美好爱情的融合,这其中有多少寄情和寓意,有多少温柔和细密,透过它的图形纹样,色彩工艺,我们不仅可以感受到女红刺绣的精工”和“重工”价值,更可以饱尝精神情感的滋养。

儒家精神是中华文化的内核,它注重文教与德化的作用,人学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民间刺绣在很大程度上表达了中华民族传统的观念,强调人性与亲情,尊重生命,渴望幸福。它的造型、色彩及寓意象征折射出时代背景、社会心态、民族心理及审美情趣,在艺术表现方面重神似而不重形似,既所谓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民间传统刺绣题材很多是花、鸟、虫、鱼、莲、石榴、佛手、戏曲人物等,所绣物品涉猎面极广:服装、鞋帽和相配的饰物、室内装饰挂饰、婚庆用品、祝寿用品、儿童用品等。单就婚庆典礼用品就有绣衣、绣鞋、绣帕、乡帽、绣枕、绣帐等物件,在其中绣上“春夏秋冬“、“梅兰竹菊”、“鸳鸯成对”、“蝴蝶双飞”……以寄托对美好新生活的遐想。

肚兜作为中国特有的民族传统内衣服饰,男女老幼都可穿着,但是青年夫妻、情人的肚兜是绝对隐私的,它记录了女性最深层的私密故事,尽管如此,女性还特别在其中绣进各种寓意:“蝶恋花”(表现了人间的至爱至亲至善与至美,故用于结婚的刺绣用品中常可看到这种蝶恋花的纹样,寓意爱情忠贞,生活幸福),“鱼戏莲”、“凤戏牡丹”(牡丹是富贵的象征,又是美女的象征,凤戏牡丹有嬉戏、调戏之意,暗喻男女相爱交合,又有吉祥富贵之意,亦称“凤穿牡丹”),“比翼鸟”等等,表达着传统的繁衍文化、生殖崇拜。

在孩子的肚兜则绣上各种吉祥行瑞:“五子登科”、“麒麟送子”、“石榴百子”(男女新婚时,亲戚朋友以石榴相赠,表示对新人多子多孙的祝福。石榴果实的特点,古人称:“千房同膜,千子如一"以石榴寓意多子的象征),“喜鹊登梅”(喜鹊俗称报喜鸟,梅与“眉”同音,喜鹊登梅意喻喜上眉梢,表示有喜事、好事来临),莲生贵子等等,表达了祈求多子多福生命繁荣的愿望,即便是人们日常厌恶的蛇、蝎、蜘蛛、蜈蚣、蜥蜴这“五度”也被女性温柔地表达得楚楚动人、驯顺可爱。

老百姓对幸福、安康、升官发财延年长寿的渴望,也都通过有形有象的造型与色彩,把这些无形无象的观念预以表达:“吉庆有余”、“连年有余”,“福在眼前”(以蝙蝠古铜钱为基本图形,因钱与“前”同音,古铜钱的孔又称“眼”二着为“眼前"之意,而再与蝙蝠谐音的“福”在一起组合即是民间常见的吉祥纹样),“寿桃花”(以寿桃寓意长寿之意,“金玉满堂”“摇钱树”“聚宝盆”、“鲤鱼跳龙门”(亦名“鱼化龙”或“鱼龙变化”寓意金榜提名。“狮子滚绣球”(狮占作“师”,常被用作镇宅驱邪之物,又为封官进爵的象征,民间多也借此表示吉祥喜庆)“马上封猴”“五蝠捧寿”“松鹤延年”等。

封建传统社会里中国的男女两性被定位在“她有德言工貌,小生有温良恭俭”的状态里,因而,对女性的手工是非常看重的。许多女孩儿从小就开始学习刺绣技艺,女孩儿出嫁时刺绣技艺的高低和绣品的多少是对姑娘的无声评价,姑娘的身价因而也会出绣品的图案好坏,绣工的精细或增或减。那时已婚女人的丈夫外出,身上的行装从上到下,褡裤、腰带、包袱,读书人的琴套、扇套、剑套,都被各种纹样装饰得漂漂亮亮,妻子把满腔的情谊都通过针针线线绣了进去,情化作了形象,爱凝炼成色彩。千百年来,许多女性终其一生地将刺绣女红传承着、创造着,写成了一部浩瀚的文化史诗,满足着现实生活中人们对理想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民歌里唱得好“青布做鞋自布胎,情妹送郎一双鞋:鞋底破了鞋帮在,把妹手工带回来”。手工凝结着劳动的珍贵,抒发着美好的情感,透过它我们不仅在惊讶、赞叹中国女性的勤劳与智慧的同时,更需要我们对这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光大。

吕枫韵/文(原载《中国服饰报》2001.6.8 第21版)

中华早期绣片断想

出于专业的缘故,近几年我在收集早期的服饰绣片时发现,琳琅满目的古玩市场上中国瓷器、陶器,珠宝玉器、红木雕漆、名人字画及各种工艺品居多,而服装绣品则较稀少,这除了人们觉得它难以保存外,恐怕觉得它的实用性、升值率不是很高有关,所以收藏的人并不象收藏其它古董那么多。然而,我从偶然间收集的绣品、服装、饰物中发现,我国早期的绣片是如此的精湛美丽,透过它,我们不仅可以欣赏到漂亮的图案纹样、协调且富有民间趣味的色彩配搭,更能领略其中蕴含着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以及老百姓对吉祥如意、幸福美满的期盼和追求。

如今,已少有女性再学女红了,现代服装上即便是需要绣花作为点缀,也大都采用机器绣花。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的时代,机绣完全可以替代以往纯手工刺绣,甚至图形纹样及工艺更为精致与漂亮。但是,手工刺绣作为传统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较之一般的诸如单纯形态的对象有着更为复杂的内涵及形式。它体现的是一种存在于一定的文化思维中,融传统的价值观、文化观、民俗及技法于一体的艺术。千百年来,它在特定的环境中一直生存和发展着,形成了统一连贯的式样。然而,近二十年来,随着我国纺织、服装行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加之西方外来文化的影响,人们开始着迷于洋装、新潮的打扮,摈弃了自认为“土气”的传统服饰及手工刺绣。

当我们在快节奏的状态中生活的时候,身上穿着机械化批量生产的精确无比的标准型叫服装,面对着冷漠的人群,吃着方便的快餐冷饮,乘坐现代化快捷、方便的交通工具,居住高矗拥挤的标准套间时,我们已强烈地意识到:进人现代化、信息化的时代,高、精、尖的科学技术正改变着我们以往传统的生活方式。当我们被身边日益膨胀的物质诱惑充斥的时候,蓦然回首时我们会发觉失落了许多,我们需要与物质生活相匹配的情感生活。美国社会预测学家约翰·余斯比特认为“高技术的后果就将产生高情感”。而富于人情味的手工产品会慰籍我们饥渴的心灵,女红刺绣的兴起恰巧表明着我们对往昔美好生活的眷恋和怀古念旧情绪的抒发。出于对纯手工制品的热爱,对传统文化的向往,渴望复归人文的精神。许多时尚中人喜欢穿中式服装,并以纯手工绣花的精致装饰夸耀,于是便有一些女孩儿又开始培养起大家闺秀的气质,修练起做女红的内工来。

刺绣是以彩线进行造形的工艺,绣品的针法对于绣品的颜色效果起着锦上添花的作用。一般常用的针法有平针,使图案匀称平整;插针使图案有变化,活跃;掺针使图案疏密适当,过渡自然。绣品大部分使用平针绣以“平涂式”使画面的主要部分,用插针以“点缀式”    使画面局部华丽、动感,用掺针绣以"晕染式"加强图案的写实质感和    光泽度。除此之外,还有挑绣、盘绣、堆绣、拉绣、挂绣等多种绣法,不同的针法巧妙交替,可以绣出不同的效果。它不仅细腻、丰富地传统递情感,生动形象地表达个性,更重要的是它能让我们在观赏、愉悦它时能细细品味中国女性的多情、善良、温婉、细腻及灵巧。在过去传统的民间刺绣作品里,我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帝王权贵的奢华,民间布衣的灵秀,宗教仪式的虔诚,美好爱情的融合,这其中有多少寄情和寓意,有多少温柔和细密,透过它的图形纹样,色彩工艺,我们不仅可以感受到女红刺绣的精工”和“重工”价值,更可以饱尝精神情感的滋养。

儒家精神是中华文化的内核,它注重文教与德化的作用,人学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民间刺绣在很大程度上表达了中华民族传统的观念,强调人性与亲情,尊重生命,渴望幸福。它的造型、色彩及寓意象征折射出时代背景、社会心态、民族心理及审美情趣,在艺术表现方面重神似而不重形似,既所谓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民间传统刺绣题材很多是花、鸟、虫、鱼、莲、石榴、佛手、戏曲人物等,所绣物品涉猎面极广:服装、鞋帽和相配的饰物、室内装饰挂饰、婚庆用品、祝寿用品、儿童用品等。单就婚庆典礼用品就有绣衣、绣鞋、绣帕、乡帽、绣枕、绣帐等物件,在其中绣上“春夏秋冬“、“梅兰竹菊”、“鸳鸯成对”、“蝴蝶双飞”……以寄托对美好新生活的遐想。

肚兜作为中国特有的民族传统内衣服饰,男女老幼都可穿着,但是青年夫妻、情人的肚兜是绝对隐私的,它记录了女性最深层的私密故事,尽管如此,女性还特别在其中绣进各种寓意:“蝶恋花”(表现了人间的至爱至亲至善与至美,故用于结婚的刺绣用品中常可看到这种蝶恋花的纹样,寓意爱情忠贞,生活幸福),“鱼戏莲”、“凤戏牡丹”(牡丹是富贵的象征,又是美女的象征,凤戏牡丹有嬉戏、调戏之意,暗喻男女相爱交合,又有吉祥富贵之意,亦称“凤穿牡丹”),“比翼鸟”等等,表达着传统的繁衍文化、生殖崇拜。

在孩子的肚兜则绣上各种吉祥行瑞:“五子登科”、“麒麟送子”、“石榴百子”(男女新婚时,亲戚朋友以石榴相赠,表示对新人多子多孙的祝福。石榴果实的特点,古人称:“千房同膜,千子如一"以石榴寓意多子的象征),“喜鹊登梅”(喜鹊俗称报喜鸟,梅与“眉”同音,喜鹊登梅意喻喜上眉梢,表示有喜事、好事来临),莲生贵子等等,表达了祈求多子多福生命繁荣的愿望,即便是人们日常厌恶的蛇、蝎、蜘蛛、蜈蚣、蜥蜴这“五度”也被女性温柔地表达得楚楚动人、驯顺可爱。

老百姓对幸福、安康、升官发财延年长寿的渴望,也都通过有形有象的造型与色彩,把这些无形无象的观念预以表达:“吉庆有余”、“连年有余”,“福在眼前”(以蝙蝠古铜钱为基本图形,因钱与“前”同音,古铜钱的孔又称“眼”二着为“眼前"之意,而再与蝙蝠谐音的“福”在一起组合即是民间常见的吉祥纹样),“寿桃花”(以寿桃寓意长寿之意,“金玉满堂”“摇钱树”“聚宝盆”、“鲤鱼跳龙门”(亦名“鱼化龙”或“鱼龙变化”寓意金榜提名。“狮子滚绣球”(狮占作“师”,常被用作镇宅驱邪之物,又为封官进爵的象征,民间多也借此表示吉祥喜庆)“马上封猴”“五蝠捧寿”“松鹤延年”等。

封建传统社会里中国的男女两性被定位在“她有德言工貌,小生有温良恭俭”的状态里,因而,对女性的手工是非常看重的。许多女孩儿从小就开始学习刺绣技艺,女孩儿出嫁时刺绣技艺的高低和绣品的多少是对姑娘的无声评价,姑娘的身价因而也会出绣品的图案好坏,绣工的精细或增或减。那时已婚女人的丈夫外出,身上的行装从上到下,褡裤、腰带、包袱,读书人的琴套、扇套、剑套,都被各种纹样装饰得漂漂亮亮,妻子把满腔的情谊都通过针针线线绣了进去,情化作了形象,爱凝炼成色彩。千百年来,许多女性终其一生地将刺绣女红传承着、创造着,写成了一部浩瀚的文化史诗,满足着现实生活中人们对理想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民歌里唱得好“青布做鞋自布胎,情妹送郎一双鞋:鞋底破了鞋帮在,把妹手工带回来”。手工凝结着劳动的珍贵,抒发着美好的情感,透过它我们不仅在惊讶、赞叹中国女性的勤劳与智慧的同时,更需要我们对这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光大。

吕枫韵/文(原载《中国服饰报》2001.6.8 第21版)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河南濮阳西水坡45号墓墓主或为伏羲